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美文欣赏 > 美文摘抄 > 初雪

初雪

推荐人: 来源: 美文啦  时间: 2017-02-07 09:51 阅读:
初雪

  清晨,无风有雪。厚重窗帘外的是薄薄的雪层,我仿佛能看到晚归人的脚印和夜风吹落的叶。第一场雪,来得不早不晚正是圣诞节的夜。桌上还有没有吃完的苹果,夜里就下了一场雪。无声无息,悄然而至。

  我还在想着江南的杏花春雨,梦里恍惚着小桥流水人家,仿佛看到过浣衣女子的清丽容颜,一转身,却北风袭来寒意阵阵。我看着飞舞的雪花,飘落满地,一层层堆积,仿佛那些心事上的灰尘,越积越厚。手里捧着的水杯,慢慢变凉,已经分不清是它温暖我还是我焐热它,只是听着时钟滴答滴答,看着雪积了又化。

  在漫天飞雪的早上,我想起了六月的骄阳似火和老槐树下纳凉的人。时光一点一滴地走,染白了头发刻上了皱纹,带走了一个又一个的他和她。抬头仿佛还能看得见树上的鸟儿和透过树叶缝隙的细碎阳光,看得见树上伏着的蝉,看得见穿梭在树叶间的风。我仿佛看到那些年的自己,携着那些年的风,唱着那些年的歌,讲着那些年的故事。我低头看着那年的自己,在24岁的冬天向8岁的自己要一口那年夏天的冰棍。我仿佛尝到多年从未回来的记忆,苦涩的甜,心痛的酸,而8岁那年,我尝到的是拥有和满足,是快乐和简单。我的童年,是攥着一毛钱盼着走街串巷的雪糕箱的等待;我的童年,是玻璃弹珠在毒日头照射下的五彩斑斓;我的童年,是风吹过的夏日下午的睡眼惺忪;我的童年,是夏日早上清爽的风和树叶滴下的昨夜的雨。

  我看着雪地里奔跑的娃娃,看着堆起的雪人的红色帽子,听着飘散在干冷空气中欢笑,我仿佛看到了那年的自己。我曾经不顾呼啸的北风,坐在路口等着回家的妈妈,看到远远的身影,我挥舞着皴裂的小手,任由风吹乱我的头发。我深爱着极冷的冬日,只有在这样的冷天里温暖是如此热烈。曾经傻傻的自己,听到上课铃声顾不得北风吹掉的帽子,心想着上完这节课再去捡,却发现上完了这节课帽子已经消失不见。而今天,我寻到了丢失了十几年的那顶红色的帽子,戴着它的雪人的笑脸是那样明媚灿烂。

  初雪,我捡起了片片记忆。我收拾好行装,向茫茫雪地走去,随便一条路都能走到春天。(文/雪小暖)

温馨提示:以上是【美文啦】为您详细介绍了初雪,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。

美文啦:https://www.meiwenla.com/

赞助推荐